茂府行复[2019]4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发布时间:2019-09-18 来源:茂名市司法局 【字体:

  行政复议决定书

  茂府行复[2019]40号

  申请人:茂名市电白区**镇***村**第一经济合作社。

  法定代表人:张**,社长。

  被申请人: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谭剑锋,代区长。

  第三人:茂名市电白区**镇***村**湖经济合作社。

  法定代表人:汪**,社长。

  申请人茂名市电白区**镇***村**第一经济合作社不服被申请人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政府作出的电府行决字〔2019〕*号《行政处理决定书》(下称电府〔2019〕*号决定),于2019年6月24日向本府申请行政复议,本府已依法受理。因该案情况复杂,本府延期30日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

  撤销电府〔2019〕*号决定,确认争议的*屋大塘和*屋小塘及周围田地(包括水塘东边约30亩的农田)权属归申请人。

  经审理查明:

  两口争议水塘名为*屋大塘和*屋小塘,位于茂名市电白区**镇***村委会**村南面和**湖北面之间。其中*屋大塘的四至为:东至田边,南至粪箕岭脚,西至坡地,北至田边,面积约3.44亩。*屋小塘的四至为:东至坡地,南至田边,西至山塘岭脚,北至*屋岭脚,面积约1.22亩。*屋大塘和*屋小塘的主要功能为农业灌溉用水。

  争议地在各个历史时期均未确权给任何村集体。1958年高级社时期,***高级社把争议水塘周围约30亩水田划给申请人。此后,申请人和第三人均使用争议水塘的水灌溉周围的农田,一直至2015年争议水塘被征收时止。期间,第三人曾出资雇请钩机挖掘加深水塘和维护塘坝。2011年4月23日,第三人与汪*德签订《承包合同》,将*屋两水塘承包给汪*德使用,承包期限为2011年4月至2036年4月23日,共25年。之后,汪*德又将*屋两水塘转包给申请人的村民张*胜承包。张*胜承包该水塘后,为了扩大水塘面积,与申请人村民兑换土地,利用申请人所有的土地将*屋大塘面积扩大至现今的3.44亩。2015年因建设云*高速公路的需要,*屋大、小塘被纳入征收范围。由此引发争议地的权属争议。

  2016年5月26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出确权申请。在行政确权程序中,第三人为了证明其对外发包争议水塘的事实,重新制作了其于1983年2月15日与汪*森签订《承包合同》和于1994年3月1日与汪*签订《承包合同》。2018年2月7日,被申请人作出电府〔2018〕*号决定,将争议地权属确认给第三人。申请人不服,向本府提出行政复议。本府于2018年6月25日作出茂府行复[201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下称茂府[2018]**号决定),维持电府〔2018〕*号决定。申请人不服,向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19日作出(2018)粤09行初 **号判决,认为申请人对争议水塘不但享有长期管理使用的事实,还享有争议水塘部分土地的所有权,被申请人在调处该案时仅对第三人的经营管理事实进行查实,而对申请人的经营管理事实虽不否认,却不作为使用事实予以认定,不符合客观事实以及“三个有利于”原则,被申请人应认定申请人和第三人对*屋水塘均具有管理使用的事实,并据此将争议水塘确认为双方共同享有。(2018)粤09行初 **号判决以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为由,撤销电府〔2018〕*号决定和茂府[2018]**号决定,并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处理决定。2019年4月30日,被申请人重新作出电府〔2019〕*号决定,将争议地权属确认给第三人。

  另查明,被(2018)粤09行初 **号判决撤销的电府〔2018〕*号决定的“本府查明”及“本府认为”的内容与其重作的电府〔2019〕*号决定的“本府查明”及“本府认为”的内容接近一致。在电府〔2018〕*号决定的基础上,电府〔2019〕*号决定在“本府查明”部分增加了“承包期间张*胜在*屋大塘的原面积基础上,挖掘扩张水塘与**一社(本案申请人)村民兑换了土地”的查明内容及在“本府认为”部分增加了适用法律“《广东省土地权属纠纷处理条例》第十四条”。

  以上事实,有(2018)粤09行初 **号判决、电府〔2019〕*号决定和被撤销了的电府〔2018〕*号决定、茂府[2018]**号决定以及《勘界图》《承包合同》等证据证明,本府予以确认。

  本府认为:

  一、电府〔2019〕*号决定处理结果明显不当。根据本府查明的事实,电府〔2018〕*号决定与电府〔2019〕*号决定“不同”之处为:电府〔2019〕*号决定查明事实增加了“承包期间张*胜在*屋大塘的原面积基础上,挖掘扩张水塘与**一社(本案申请人)村民兑换了土地”以及适用法律增加了土地权属纠纷应该进行调解的规定“《广东省土地权属纠纷处理条例》第十四条”。上述增加部分的内容对本案确权的事实及理由未产生影响。可见,电府〔2019〕*号决定查明认定的事实与理由和电府〔2018〕*号决定查明认定的事实与理由并无二样。因此,在电府〔2018〕*号决定将争议地权属确认给第三人被(2018)粤09行初 **号判决以事实不清及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后,被申请人仍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相同结果的处理决定(电府〔2019〕*号决定,其行为明显不当

  二、电府〔2019〕*号决定认定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十条的规定,生效的(2018)粤09行初 **号判决认定的事实可以作为本案定案的证据依据。(2018)粤09行初 **号判决查明申请人对争议水塘的一部分拥有所有权,申请人和第三人对*屋水塘均具有管理使用的事实以及应将争议水塘确认为双方共同享有等。但被申请人在重作时,不予认定已生效(2018)粤09行初 **号判决认定的事实,没有把该生效的判决作为确权证据

  三、电府〔2019〕*号决定适用法律错误。被申请人依据《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二十条的规定作出电府〔2019〕*号决定。但,《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二十条共有两款,其中第二款又有三项。上述条文的款之间以及项之间规定的情形均不一样。被申请人笼统适用《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二十条未有明确适用该条文的款、项,属适用法律错误。

  综上所述,电府〔2019〕*号决定存在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依据错误、处理明显不当等问题,应予撤销。

  本府决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2、5目等之规定,本府特作如下决定:

  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电府〔2019〕*决定,由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处理决定。

  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

                         2019年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