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府行复[2019]4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发布时间:2019-09-30 来源:茂名市司法局 【字体:

  行政复议决定书

  茂府行复[2019]48

  申请人:蔡*宏,男,汉族,19**年*月*日生,身份证号码440***,住茂名市茂南区**镇***村*组。

  被申请人: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廖述毅,区长。

  第三人:蔡*强,男,汉族,19**年*月**日生,身份证号码440***,住茂名市茂南区**镇***村*组。

  申请人蔡*宏不服被申请人向第三人作出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土地承包合同编号:2309***)第4页“承包地块情况”第一栏的登记向本府申请行政复议。本府依法予以受理,因案情复杂,延长了30日的行政复议期限,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

  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2309***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第4页“承包地块情况”第一栏“地块名称:面前垟;面积:0.6亩;地类:水田;四至:东至康其,南至名英,西至名英,北至康其”的登记。

  经审理查明:

  80年代第一轮家庭承包体制下放时,***村*组将争议地块发包给申请人一户,争议地块名称为面前垟,面积是0.6亩,第三人的2309***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中争议地块四至表述:东至名英,南至名英,西至康其,北至康其”,经调查争议地块四至方位为“东至康其,南至名英,西至名英,北至康其”。被申请人予以确认。

  1994年1月1日,申请人作为甲方、蔡*强作为乙方签订了《**镇农村土地承包开发鱼塘合同书》,约定申请人1.5亩责任田发包给蔡*强经营,申请人称1.5亩责任田包括争议地块。

  1994年蔡*强将争议地块互换给第三人后一直由第三人耕种,并在2005年申领了记载有争议地块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在《**镇农村土地承包开发鱼塘合同书》履行过程中,由于蔡*强未经申请人同意,将从申请人处承包得来的责任田与第三人私下互换。申请人于2016年将蔡*强诉至茂南区人民法院,其后经审理作出(2016)粤0902民初****号判决:一、解除原告申请人与被告蔡*强于1994年1月1日签订的《**镇农村土地承包开发鱼塘合同书》;二、被告蔡*强将位于茂名市茂南区**镇**村民委员会***村的一亩五分责任田返还给原告申请人。2018年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9民终***号《民事判决书》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也予以确认并维持原判。

  另查明,申请人一户在1994年已全部迁出至茂名市区,转为非农业户口。

  以上事实,有《**镇农村土地承包开发鱼塘合同书》及其《鉴证书》、(2016)粤0902民初***号民事判决、(2018)粤09民终***号民事判决、《询问笔录》、《行政复议答辩意见》、《证明》两份、2309***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等证据证实,本府予以确认。

  本府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管理办法》第三条第一款“承包耕地、园地、荒山、荒沟、荒丘、荒滩等农村土地从事种植业生产活动,承包方依法取得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后,应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予以确认”的规定,争议地块是第三人与蔡*强私下互换所得,而争议地块又是蔡*强通过与申请人签订合同承包得来,且法院生效判决也解除了申请人与蔡*强间的合同及要求蔡*强将承包的一亩五分责任田返还给申请人。第三人取得记载有争议地块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缺乏权属来源,不符合颁发经营权证条件。而被申请人在未查清争议地块权属来源及是否存在权属争议情况下,就向第三人颁发了记载有争议地块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该行为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问题。

  申请人与争议地块有密切利害关系。虽申请人一户在1994年已全部迁出至茂名市区而转为非农业户口,但目前未有证据证明申请人所在的村集体依法收回或申请人主动放弃、交回争议地块。在未确认申请人丧失争议地块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之前,申请人与争议地块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综上所述,第三人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第4页“承包地块情况”第一栏登记缺乏权属来源,被申请人在对争议地块权属来源未调查清楚情况下,向第三人颁发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问题,本府应予以撤销。

  本府决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1目之规定,本府特作如下决定:

  撤销被申请人茂南区人民政府作出的2309***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第4页“承包地块情况”第一栏“地块名称:面前垟;面积:0.6亩;地类:水田;四至:东至名英,南至名英,西至康其,北至康其”的登记。

  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可依法向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

  2019年9月30日